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邮箱 > 为城市道路改名也得讲文化传统

为城市道路改名也得讲文化传统

时间:2019-07-10 16:56: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385次

的确,城市推介,没有固定程式,允许合理创新。但是,修改包括路名在内的地名,要考虑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和市民情感。以“文房四宝”为城市几条主要街道命名,固然能将相关元素融入城市之中,有利于城市形象推广,但此前路名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延续性,是不是就可以不要了?正如有市民所指出的,“宝城和薰化都是宣城古城门的名字,这样一改,历史记忆都没有了”。在这方面,推广城市形象的迫切感,理应与城市文化的稳定保持恰当平衡。

欧晓理说,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未来将以“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为统领,协调推进社会领域发展改革,补齐基本公共服务短板,切实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

随着城市化的迅猛推进,不少城市道路名的稳定性,这些年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市民找不到路,或对新路名有很大的“距离感”,这些都很常见。

宣城市地名办拟以“文房四宝”为主题命名(更名)四条城市道路。其中,尚在规划阶段的芜宣机场连接线拟命名为宣笔大道,宝城路拟更名为墨香大道,薰化路拟更名为宣纸大道,响山路拟更名为宣砚大道。宣城有“文房四宝之城”之称,将“文房四宝”融入城市的路名中,倒也算不上太突兀,从中也可窥见当地在推介城市形象上的努力。

抛开文化的延续和城市形象营销来讲,稳定性一直是城市道路名的内在要求。然而,有当地市民指出,宣城市区的薰化路和响山路多年前分别叫宣泾路、宣港路,更名多年之后,现在再次改名可能又要换路牌、门牌等各种与路名相关的信息,也会很麻烦,且“现在很多人说这两条路,还是说宣泾路、宣港路。这个名字还没适应,又要改名字了”。之前改的名,还未被市民接受、适应,有此前车之鉴,是否应该多一点慎重?即便要将相关元素融入到城市文化中,是不是可以命名那些新建的道路?

值得玩味的一点是,为城市改名也好,为街道改名也罢,很多都是为了提升城市的知名度,而这往往都是诉诸于外部对城市的认同。但对于本地市民而言,更看重的是城市自然而然形成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延续。对此,不应该厚此薄彼。事实上,城市形象的刷新和建构,就应该以市民认同为基础,而不能过于“跳跃”,与市民习惯割裂。一些城市改名失败,恰恰因为未满足内部认同。

“原来除了家里种了一点地,就是靠聂学生的每月2000元左右的退休金生活。”张焕枝说,她和聂学生都有严重的高血压,每天的降压药必不可少,因此,除去每个月要花1500元左右买药,剩下的就是生活费,和她每次前往北京申诉的路费。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9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卢子跃利用其担任浙江省东阳市副市长、义乌市市长、兰溪市委书记、临海市委书记、台州市委常委、丽水市市长、丽水市委书记、浙江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宁波市委副书记、宁波市市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土地审批、银行贷款、公司上市、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卢子跃直接或者通过其家人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7亿余元。

根据环境保护税法第十三条的规定,纳税人排放应税大气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浓度值低于排放标准30%的,减按75%征收环境保护税;低于排放标准50%的,减按50%征收环境保护税。

这时的帮辛乡小学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新校址、新教室、新宿舍,4个班近100名学生,课程不仅有语文、数学、藏文,还有了音乐、体育、美术。但由于乡亲们的教育意识仍然不强,经常有孩子缺课、弃学。很长一段时间里,格桑德吉的主要工作就是到村里把学生劝回课堂。

13日下午,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庆伟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专题传达学习中央办公厅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研究贯彻意见。会议强调,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是近年来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典型,也是有关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典型,教训十分深刻。要始终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举一反三、引为镜鉴,认真开展“回头看”,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切实增强践行“两个维护”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和行动自觉。

城市道路名易变所引发的种种问题,说明相关决策程序需要更加审慎。像这次宣城的例子,虽说之前有相关专家的把关,事后也向市民公示征求意见,但改名的成本到底有多高,如何评价它的必要性以及效果,如果“失败”,谁来负责,这些问题不容忽略。另外,当前都在强调城市发展要“一张蓝图干到底”,那么,城市路名是否也应该纳入城市的“蓝图”之内? (任然)

一个县级人民医院,在当地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小的单位,4年多集体未参加社保,为何长期不被发现?这令人困惑。对此当地人社部门理应及时介入调查,不仅要维护职工权益,也需要回应职工和民众的质疑。

40年来,他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大灰狼罗克……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文学角色,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随着城市化的迅猛推进,不少城市道路名的稳定性,这些年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市民找不到路,或对新路名有很大的“距离感”,这些都很常见。在此情境下,城市对路名的更改,就更应该稳妥起见,多一点“保守”,少一点“折腾”。而乐于改名的背后,实质上还是蕴含着一种走捷径的心态。以为给城市改个名,就可以让城市形象变得“高大上”,或者认为给道路改个名,就能够借机把城市名声推销出去。事实并非如此,改名顶多只能“锦上添花”,而无法“雪中送炭”。像“文房四宝”,真正把相关产业发展好了,何愁没人知晓?

桂从友指出,北欧国家在绿色环保、智慧城市、新能源、生物医药和高端制造等领域技术水平全球领先,拥有一大批知名的创新型跨国企业和各具特色的中小科技企业。中国的市场、人才、资金等资源要素禀赋突出,有助于北欧国家破解很多中小企业面临的本国市场有限和发展空间不足等制约,实现优势互补,强强联合。

安徽宣城主城区四条道路拟以文房四宝命名,其中三条是早已建成通车的主干道。宣城市民政局近日发布的一则公示引起较大争议。有市民认为将两条以古城门的名字命名的道路改名,会淡化宣城的历史记忆。也有市民认为改名应该提早征求市民意见。宣城市民政局回应,此次道路命名(更名)是为了扩大宣城作为“中国文房四宝之城”的知名度,相关部门正在收集市民意见。(《新安晚报》5月29日)

其实,既然“文房四宝”突显的是城市的强文化标签,那么,在推介上就应该符合文化规律。很重要的一点,便是要注重文化与人之间的情感、记忆连接,切忌生造、攀附。说得通俗点,改路名也应该是一件有文化的事,不能想当然。

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