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加新闻网 > 综合 > 甘远志:一个永远在路上的记者

甘远志:一个永远在路上的记者

发布时间:2019-11-08 20:37:03

甘袁志(1965-2004)新华社

[最美丽的斗士]

在最近被授予“最美射手”荣誉称号的278人中,《海南日报》的甘袁志是唯一入选的媒体记者。

甘袁志1965年出生于四川省广安县。他是中共党员。1986年秋,从四川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回到家乡,成为《南充日报》的记者和编辑。1992年,他被授予“南充地区新长征前锋”称号。2001年,他申请了《海南日报》记者的工作,并为《海南日报》工作了1095天。他写了1051篇文章,总字数超过100万字,其中许多是深入调查和专题,有162篇文章被该报编辑部评为优秀。2004年9月4日,甘袁志在海南省东方市接受采访时死于心脏病。他只有39岁。

十八年来,甘·袁志每天都在播报新闻,要么是在采访中,要么是在去采访的路上。甘袁志36岁调到海南日报时,原本想在理论评论部工作,但他坚持要求报社领导留在基层。甘袁志被送到海南西部儋州站时,报社领导担心他这个年纪,在这样一个干燥炎热的地方,他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容易适应,但情况完全出乎意料。

有一次,当当时的报社总编辑张唐宓去儋州站看到一张有些不同的床时,他问谁住在那里。其他记者说这是甘·袁志的。张福堂立刻不太高兴了:“因为我看到床上的垫子上有很多霉斑,旁边的桌子上有厚厚的灰尘,我觉得这家伙适应不了,就回海口老家去了。”

但是当张唐宓到达离儋州100多公里的东方市时,情况变得明朗了。甘远之已经一头扎进东方20多天了。他不仅积累了大量的材料,市委书记还当场提出让甘袁志常驻那里。从那以后,张福堂特别尊敬甘芝。“从那以后,他一直驻扎在东方市,手稿也一直不断地被送出。这也证实了他后来所说的,如果一个记者不在基层,他怎么能写新闻,成为一个好记者呢?”

为了方便采访,甘袁志自己买了一辆摩托车,不仅在城市里跑,而且在农村也跑。有一次他骑自行车出了事故,他没有回家,也没有告诉报纸或家人他去医院做了短暂的治疗,然后继续工作。他的妻子王莹匆匆从海口向东走了200多公里。会后,甘袁志也向她抱怨,说,破一点皮有什么不好?你到目前为止在这里做什么?当他换衣服时,没有结痂的伤口被血和皮肤覆盖着,大面积的血在流血。就这样,第二天他仍然骑着摩托车去面试。

2002年,甘袁志被报社调回经济部工作。然而,他仍然有同样的天性,喜欢整天在外面跑步。价格方面,此前报道空白,甘远之跑完了源源不断的新闻;交通方面,以前报道不多,干袁志写文章;以前很少接触的药物已经被远志变成了“丰富的矿物质”。电以前很少使用,甘远之把它变成了一个热门话题。通过他的报道,读者了解到粤海铁路的开通,金海纸浆造纸厂的恢复工作,南海油气的发现,以及海南融入泛珠三角的情况...

海南日报的同事也喜欢叫他“干条”。“当缺少标题和特别报道时,首先想到的是甘远之。给他打电话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从2004年1月到8月的200多天里,甘远之登上了34条头条。在他去世前的两个月里,他在第一版标题中发表了16篇文章,占所有报纸记者第一版标题的三分之一。

甘远之在海口的时候,他的家人很少在9点前吃饭。他总是不得不写手稿,然后把它送到报社放松一下。他的妻子王莹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总是默默地等着他。该报的同事说,甘·袁志还有另一个特点:他总是在深夜0: 01打电话来打扰别人的梦。电话接通后,他总是以“抱歉打扰你,但有一个号码要查”开头。起初,人们不习惯也不耐烦,但后来他们赞扬了他的专业精神。

甘·袁志一生中经常私下告诉同事,他说话温和,人手不足。他非常重视记者职业的纯洁性。甘袁志去世后,海南电力公司的一名负责人说:“阿甘经常挤公交车去面试。我让他打电话给他,并让他报销。他一笑置之。我说我可以借他的旧车去开车,但他说他不会给企业带来任何麻烦。我说我可以向他报告餐费。他说他的工资足以支付他的费用。我们成为朋友后,我们多次邀请他吃饭,他总是推后,说他必须加快手稿的速度。”

今天,甘·袁志的事迹感染并激励了几代记者。这么多年来,《海南日报》新成员的第一课就是学习甘袁志的先进事迹。每年的新闻发布会上,报社的同志们都要在甘袁志雕像前献花来表达他们的怀旧之情。为了纪念和发扬甘袁志关爱人民、热爱工作的精神,海南省档案协会自2009年起,将每年被评为“袁志奖”的“海南优秀记者奖”命名为“海南优秀记者奖”,鼓励著名记者、编辑、专栏和优秀文章不断涌现。

(记者王小鹰)